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2022年6月30日11:36:13Comments Off on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492

NO.23/   沙龙回顾

       6月10日,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第23期科博沙龙如期举办,本次沙龙特别邀请了首都博物馆研究馆员杨丹丹就“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进行分享和讨论。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馆员、志愿者、科博之友以及友好博物馆的各位同仁五十余人在线聆听了讲座,互动踊跃。沙龙由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馆长助理、事业发展部范爱红主持。杨丹丹老师有着三十几年的博物馆从业经验,讲座内容不仅视野开阔,而且经验细微,对博物馆人启发很大。本文根据沙龙实录编辑成文,并经作者本人审定后分享给读者。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首都博物馆外景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首都博物馆剖面图

 

博物馆的“大社教”,一直都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因为它是一个创新的体验。民众对博物馆的关注和期待也在不断提升,博物馆的挑战和机遇已经来临。博物馆人需要转变思维,整合资源,积极参与,在融入社会和服务社会中彻底地去颠覆或者彻底地去进行一次内审。

无论多丰富的展览,都有展期,我们博物馆人所表达、所要传播的东西,远远超出了以往在展厅有限的空间内做的一场展览。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我们根据社会的需求不断改变。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博物馆教育阵地的多元化

 

我接手首都博物馆工作的时候,压力特别大。但是领导的一句话颠覆了我的认知。他说,我们不是要招一名讲解员,而是要招一名能够让老馆对应一个新的、大的阵地,让有限的人、有限的阵地变成更广泛、更大的教育平台的社教工作者。

我当时对“大”的理解也有一定的局限性,简单理解为展厅场馆面积变大、社教部人员变大、展览从一个基本陈列变成若干个展览同时开放,还是局限在那个空间里。在不断的社会服务过程中,自己的观念和思维的视角以及行动的方向会发生改变。后来,我提出“大社教”的概念包含阵地大、资源大、受众大。大社教概念其实更注重阵地的多元化。而阵地大,不应局限在空间里,而是最大限度的发挥博物馆在社会中的影响力,而影响力不单纯是靠一个展览和一个讲解来完成。

我们虽然是公益单位,但是要用当下市场的和营销的思维去反观社会的需求,从公众的需求出发决定阵地的大小——在多元化的领域中,怎样把有限的空间、浓缩的一个点放大到国家和城市中?这样,阵地的概念就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展厅了。幸好,融媒体、线上云端已经给我们打开了思路。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博物馆教育资源的多元化

 

在中国,博物馆前期的发展主要是以“物”为核心,这个“物”就是整个精品文物分等级的藏品的积累,是面向观众办展和传播知识非常重要的佐证。从教育者来说,从学习的方向来说,一定要依托这个“物”去反思——是谁发现的,为什么会发现,研究它为什么能佐证这个信息。而这些信息来源是博物馆研究者的研究结论、研究报告、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所以,在这个进程中“物”重要,但“人”更重要。如果没有博物馆背后众多的研究学者,就无法为社教人提供展览和藏品的内涵。社教人汲取得越多,他发散的东西就越通畅、越丰富。

有一种说法“高手在民间”,博物馆以外的非博物馆人虽然不做博物馆专业,但是他们某个领域的专业水准也很高。比如,认识一件“物”,可以从艺术视角,也可以从工艺角度,可能还会有很多的方方面面的学科领域知识。所有这些包括物和非物、有形和无形的知识范畴,都是我们所要了解的内容,而非博物馆人或许可以成为我们的馆外资源。所以说,社教工作者的教育资源对内对外的视角都要打开。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首都博物馆观展现场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博物馆教育受众的多元化

 

研究了馆内、馆外资源的情况下,社教人还要研究什么?就是非博物馆人、社会公众的需求。把这两项工作对应起来,或许就是社教工作人员的大部分工作。所以,对博物馆人来说,冰冷的文物研究者用毕生精力去研究的过程也许就是我们跟观众沟通的内容,就像让科技融入生活,最重要的点是让科技走进人们的视野而不是科技成果本身。

我认为博物馆是为了观众而存在,如果没有观众,博物馆就是一个仓库。这个概念颠覆了过去博物馆学对博物馆的一个定位。关注观众就要研究社会群体的人员构成、人员的年龄、工作生活的背景以及他们对博物馆文化阵地的需求。只有分析到位了,才能真正做到有针对性地提供服务。这个过程需要我们打开思路,反观以往的认知和局限。所以,研究观众也是一个循序渐进、不断探索的过程。

公众走进博物馆的时候,不是要在家预习好了的情况下才来,他是在一个很清闲、很自由自主的状态下走进来的。在这样一个高与低的对应下,博物馆的专业人士需要降低身份、降低平台与公众平等对话,改变以往策展人和研究人员身居象牙塔无法跟公众、社会形成对接的现象。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首都博物馆公教活动空间

 

同一展览,无法满足不同受众群体的需求。一个展览只能用一种语言,不可能满足所有人,大家学习生活背景不一样,年龄也不一样。比如在首博大厅有一件最大的藏品“景德街”牌楼,观众驻足观赏对它产生的兴趣各不相同,搞艺术的就对色彩感兴趣,理科人就对大牌楼力学感兴趣。所以策划展览只能以核心受众为主,解读展览需要讲解词实施分众化、针对性面对各类受众群体。核心受众群体的概念就是策展人在展览中所要表达的主题、给观众看的所有内容在不提供讲解的情况下不影响观众的理解,这样才能与策展人产生共鸣效果,否则观众若看不懂策展人的展览意图,那就成了自娱自乐。所以,教育服务的分众化研究且有针对性提供教育服务显得非常重要。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近十年来,博物馆事业迅猛发展,社会关注度持续升温,更让博物馆越来越走入大众的视野。同时意味着来自社会的多元化需求随之而至,关注的问题也来了。我们是否准备好了呢?是否能够把博物馆所具有的教育资源和凸显其资源特质调动或呈现出来呢?我刚才也提到了,博物馆的影响力绝对不是用观众的数量来衡量,而是以公众对于博物馆的认知、记忆、和他体验的这种收获来衡量,特别是社会公众从中真正感受到了博物馆信息的传递使他获得愉悦和满足,从而对博物馆有了好感,并成为自发的传播者,分享者。

在做的过程中,我认为“人”的力量非常大。观众到博物馆是个人意愿,但是要能留住他,为他留下印记,在参与中感到温暖,在观展中感觉到亲情,就是博物馆人,尤其是社教人的重要工作了。博物馆是一个跟古人、跟历史对话的平台。在这个环境空间中,人与人之间交流需要情感的培育,如果缺乏了情感所在,就没有了所谓的文化渗透。所以,我们主张社教人在探寻和扩展博物馆在社会中的影响力的进程中一定要跟社会同频,这是我们应该有的社会使命和担当。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项目《读城》展厅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项目《读城》展墙上的平面图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读城》为例

 

2014年9月24日,北京政府发布文件《北京市中小学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施意见》,特别明确初一初二高一高二的孩子每年至少到国博、首博、抗战馆和天安门其中之一的场馆接受爱国主义教育。首都博物馆面临的首要问题是没有特定的学生展。第二,在不影响其他观众参观的情况下,如何为大批按照班级编制来的学生上好博物馆的课。第三,如何创设并实施有针对性的在博物馆学习的课程开发。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首都博物馆组织中学生参与到《读城》策展工作中来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首都博物馆发起“小小志愿讲解员”的活动

 

面对这些问题,我们持续探索“大社教”理念寻找应对实施办法。我们希望博物馆能够从孩子需求出发,激发孩子们的兴趣,培养他们在博物馆学习的思维方法和独特的视角。这样一来,我们做了一个叫“探秘博物馆”的项目,当时还没有《读城》这个概念。我们把博物馆理解成一条生产线,把博物馆里面人与物的关系设计成一个博物馆系列课,透过对博物馆的认知及其文物资源的解读向更深层、更广泛的领域去挖掘,而不是局限在首博这个阵地,甚至扩展到北京城的阵地、其他博物馆的阵地。这个课程做完之后,可以复制课程,北京和外地的孩子甚至是未来的孩子都可以学习,这样一来观众的阵地也更大了。

有人说,你们八年做了三个线下展览,但是我们这个展览八年间走了7个省23个市,目前这个展览在西藏的牦牛博物馆开展,在北京市委党校开展,下个月在大兴机场开展。展览在首博这个阵地闭幕了,但是它的辐射力还在延伸,生命力还在。《读城》项目是首博教育服务未来的方向,更是打造一个永不落幕的展览,它只有起步从未结束。城市是动态的进化,《读城》永远在路上。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学生参与《读城》布展

 

1、给中学生量身定制

我们核心受众肯定是中学生,如果以《读城》来解读的话,他们是家的核心,是这座城市的未来,更是这个国家的未来。为此,我们抓准了几个点,比如说青少年办展,比如孩子们是开幕式主角,而不是领导,《读城》展览所有的开幕式都是孩子们的公开课。所以孩子是C位,C位始终都在前面,我们都在为他们服务。当然,孩子们的影响力显而易见,他们又吸引了家里人、社会的人跟着他来,我们叫“小手牵大手”。

2、系列化、可持续化、可复制化

首都博物馆专门为学生受众创设1000多平米的展览空间是一种创举,而且只要《读城》推出下一季,这个空间马上腾出来。2019年我们推出第二期《读城——北京四合院之美》,第一期叫《读城——追寻历史上的北京城池》。后来以命题的方式要我们做《读城》第三季。这三期展览加上巡展的受众已经达到千万。在这个过程中,计划性、可持续性和复制性都是在跟公众的对接过程中不断学习、不断提升,并逐渐让社教和展览、传播融为一体,形成合力,用项目来拉动需求,突破传统认知的围墙,这样才形成了与今天的时代、社会公共需求、博物馆在社会中的角色和使命相适应的展览。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读城》开幕式学生动手活动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读城》展出期间,学生们的动手实践课堂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读城》项目征集到的学生作品

 

3、互动型

因为展期短,孩子们来的频率高,与环境密切接触,所以希望《读城》这个空间绝对环保,而不是进来以后异味儿特别多。所以,我们就在整个展览环境中融入了纸空间。而且,纸空间也成为发挥孩子们创造力的课堂,可以展示他们的作品。

同时,展览展墙还预留了很多的留白,让孩子们自己研究、组合,创造很多的内容。而且展览文字的表达和所有的图片都要进行相应加工,做了大量的减法,把图片和图表中的传统古画变成了小清新的模式进行整体环境的设计。

4、探究式学习

在整个问题为导向的展览中,看展览不同于学校做教育,知识点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告诉他们谁用什么方法在研究。博物馆里边没有终结答案,只有不断的研究和探索,只有在不断地挖掘,用物证来颠覆前边的认知,所以说博物馆是一个探究式的学习场所。所以,博物馆如何拿出自己的核心的东西为人们留下永久的记忆,是我们需要去探究的。通过各种形式的公教活动改变孩子们对博物馆、对展览简单、表象的认知,让他们常来常新、常看常新,常体验常有新的收获,这才是博物馆的一个最终目的。所以形式设计师、内容设计师都要围着他们,把他们的发言、他们的行动嵌进展厅。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首都博物馆组织的首博探秘公教活动和户外参观的公教活动

 

结语

 

博物馆通过举办各类活动服务社会的方式还有很多,有待于从事博物馆社教工作的同仁们不断地探寻和延展。但是,我们始终思考的问题是——我们是什么馆,在这个馆和社会之间,在这个展与观众之间,观展的观众和他背后的公众之间,传统的历史的展出和历史的文化素材与今天创新的思想和人们的认知等等都是怎样的关系,以及背后强大的博物馆业务专家团队表达的东西是否与公众产生共识,在共识的基础上,又该如何去创造跟公众的一种分享方式?这些就是我们社教人起步和行进间需要看、需要思考、需要做的事情。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再好的教育理念也需要行动的支撑,所以只有行动才是见证你思想理念最好的表达。谢谢大家的聆听。

 

主讲人介绍

沙龙回顾NO.23 | 杨丹丹:博物馆“大社教”理念的多元探索

- 杨丹丹-

 

现任首都博物馆党委委员、新闻发言人,研究馆员。兼任中国博物馆协会社教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从事博物馆社会教育工作30余年,始终致力于博物馆公共教育服务研究,发表论文二十余篇,主编出版《博物馆教育新视阈》《博物馆儿童教育》《图说北京中轴线》等书。创新博物馆教育思维,较早提出构建博物馆“大社教”理念;主持策划《读城》系列展览既《读城-追寻历史上的北京城池》《读城-发现北京四合院之美》《读城-探秘北京中轴线》;开发《读城》系列课程,被中国博物馆协会评选为十佳博物馆教育案例。

 

责编|伊墨

速记整理|周冰玉

校对 | 夏子禾

审核 | 范爱红

  • 捐赠链接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科博馆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