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

新闻报道 展览动态Comments Off on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3,779Read
编前话:
近日,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在蒙民伟人文楼展厅的公共空间又添新的展示窗口——珍品柜。这里会展示最新征集的藏品,方便观众及时了解科学博物馆收藏动态;也会按照某一个类别把馆藏精品进行集中呈现,常换常新,让观众对科学仪器有更感性的认知。这是继“百年器象——清华大学科学仪器历史展”、“神机妙算——计算器具历史展”之后,科学博物馆又一个崭新的展示空间。珍品柜位于公共空间,不受展厅开放时间的限制,欢迎大家前来一睹为快。目前三个珍品柜中,有一个集中展示了摄影和放映类器材的藏品,下面这篇短文是刘年凯老师针对该珍品柜写的参观导引。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

 

现代技术与古老叙事的结合使得摄影和电影真正成为一门艺术,从更大的层面看,基于技术发展的照相机、摄影机、胶卷和放映机复原了物质世界的空间形式,使得历史在19世纪和20世纪的交接点出现一条巨大的鸿沟:之前的历史充满迷雾,我们只能通过漫漫长河遗留的书籍、器物远远遥望,而之后的历史亲切透明,我们在相片之上、银幕之外似乎伸手即可触摸。

摄影的历史该如何书写?技术进步的作用是决定性的吗?电影的未来又将如何?欢迎您前来珍品柜,寻找自己关于历史、技术和未来的答案。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Picture1

左上:德国蔡司伊康劳埃德510/1相机 1926-1936年生产
左中:美国伊斯曼2D型大画幅相机 1910-1950年生产
左下:德国蔡司伊康特罗纳210/5相机 1927-1936年生产
正中:美国柯达1A折叠袖珍相机特别版 1908-1912年生产
右上:美国柯达3A折叠布朗尼相机 1905-1915年生产
右中:美国柯达1A折叠袖珍D型相机 1909-1915年生产
右下:美国康利红腔相机 1899-1927年生产
以上藏品均由王纲怀校友捐赠

 

一般来说,摄影史以法国画家达盖尔公布发明的1839年为摄影术发明之年,而卢米埃尔兄弟发明电影摄放机器,为后来的电影制作和放映提供了技术基础,故1895年12月28日被公认为电影的诞生之日。电影的史前史,几乎和它的历史一样长。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Picture2

美国里维尔85型8毫米无声电影放映机 1940年代生产
柴俪杰女士捐赠

美国柯达90A型8毫米电影放映机 1947年前后生产
张一杭校友捐赠

 

摄影和电影与生俱来带有技术的基因,从古代朴素的光学理论,到人体生理的视觉滞留,再到摄影术和放映术,机械、化学、物理与美学融为一体,这种技术基因决定了这门艺术从一开始便与其它的诗歌、美术等艺术有着根本区别。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Picture3

美国吉斯通K-27型8毫米电影摄影机 1950年代生产
柴俪杰女士捐赠

德国爱克发16毫米放映机剖面模型 1936-1944年生产
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转拨

 

毫无疑问,电影带有强烈的时代特征。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这些已经被写入了电影的教科书,在之后的几十年里,技术的、社会的、政治的、地域的等等各种因素扰动着时代光影的脚步,这些时代不同、地点各异的影音历史,可以通过带有明显本地特征的放映机和摄影机来感受。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Picture4

中国甘光35毫米手持式摄影机 1970年代生产
柴俪杰女士捐赠

中国长江FL16-4 型16毫米电影放映机 1968-1976年生产
柴俪杰女士捐赠

 

格里菲斯的电影叙事、卓别林的喜剧观念、爱森斯坦的蒙太奇,曾经闪现在里维尔、柯达放映机的光线和声响之中;苏联的现实主义、欧洲的新浪潮和左岸派或曾被某位导演用宝莱克斯摄影机拍摄,或被一群电影爱好者用米奥特放映机加以欣赏;而新中国的电影事业发展变革,体现在以甘光为代表的一系列国产设备的制造和使用中。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Picture5

苏联罗斯电影放映机 1950-1990年生产
柴俪杰女士捐赠

左上:瑞士宝莱克斯H16型16毫米电影摄影机 1945年生产 柴俪杰女士捐赠
左下:捷克米奥特16毫米电影放映机 1946年后生产 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转拨
右上:苏联1M型记录式摄影机 1960年代前后生产 柴俪杰女士捐赠
右下:日本爱尔莫K-100SM型超8毫米电影放映机 1980年前后生产 柴俪杰女士捐赠

 

技术进步的伟力再次突显,模拟信号转化成数字信号,CCD取代了溴化银乳剂,CG技术代替了真实记录,胶片时代成为过去,DV时代紧接着是手机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影像的记录者,更是影像的观看者,电视、录像带、影碟机、电脑、手机、MP4、Pad依次改造了我们的观影方式,VR技术带来的“沉浸体验”彻底扬弃了实体影院的桎梏,人的身体与影像之间的界限模糊了,数字时代的每一次变革都改变了电影市场和电影本身。

有人哀叹电影死了,有人欢呼电影万岁,电影的未来会如何?数字变革之后又将是什么时代?让我们共同期待。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Picture6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面)

 

撰文|刘年凯

摄影|刘年凯

编辑|麻嘉沛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珍品柜正式开放  摄影电影器材首秀-Picture7

捐赠链接
微信扫一扫
weinxin
我的微信
科博馆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weinxin
我的公众号
 
新闻报道

清华大学文化建设办公室在科博举办2024年第一期“文化建设工作坊”

2024年4月9日上午,清华大学文化建设办公室在科学博物馆会议室举办2024年第一期“文化建设工作坊”,开展视觉形象识别系统制度及应用规范培训,并组织参观科学博物馆的“海外奇器——晚清士人眼中的西方科技世界”专题展览。文化办主任赵鑫主持本期活动,校内各单位承担文化建设或视觉形象建设任务的工作人员共50余人参加。 文化办综合协调高级主管许雪菲详细介绍了学校视觉形象体系的形成过程与主要内涵,对学校标志、二级单位标志、专用标志的使用规范和应用场景作出说明。 赵鑫在交流环节强调了视觉形象建设的重要意义,并就相关应用问题进行了答疑。 培训结束后,参会人员共同参观了“海外奇器——晚清士人眼中的西方科技世界”专题展览。科学博物馆志愿者讲解员王燕斌、吴春秀作导览介绍。   (文化办供稿,科学博物馆范爱红修改并配图)
新闻报道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向我馆移交微型膜天平

2024年3月18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向我馆移交一台微型膜天平,这台微型膜天平是该院隋森芳院士课题组在20世纪90年代自行设计和研制的,由表面张力测量计、定面积单分子膜槽以及磁力搅拌器等部分构成。 利用这台仪器,隋森芳院士课题组研究了多个蛋白(包括毒素蛋白、膜融合相关蛋白、老年痴呆症相关蛋白等)的膜插入能力,为阐明这些蛋白与生物膜的作用机制提供了重要信息。   (收藏部供稿)
新闻报道

清华大学王学芳教授向我馆捐赠计算尺等多件器具

2024年4月6日,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王学芳教授向我馆捐赠了计算尺、三棱比例尺、平行滚动尺、多功能直尺、绘图仪等多件器具。王学芳教授1953年进入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学习,1958年留校任教。此次捐赠藏品为王学芳教授和吴肇基教授共同收藏的青年时期使用过的学习和科研用具。  
新闻报道

刘思远同学资助我馆购买科学仪器

2024年4月5日,刘思远同学资助我馆购买了一件1900年左右生产的棱镜罗盘。棱镜罗盘是一种导航和测量仪器,广泛用于确定横越方位及它们之间的夹角、航路点和方向。棱镜罗盘,顾名思义,罗盘上有一个棱镜,使测量员可以更准确地进行观察。除此之外,罗盘上还有一个镜子,测量员可以在观察的同时读取表盘上的刻度。 刘思远,今年12岁,现为燕桥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他通过妈妈了解到能有机会为清华出一份力,感到特别的荣幸。因为妈妈是一名中医,他经常有机会跟妈妈一起听课学习,所以自小就对医学、自然科学有特别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对医学研究的科学仪器更加的感兴趣。刘思远见到棱镜罗盘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所以毫不犹豫地捐出了他的压岁钱。 “虽然我的能力有限,但是是我的一片绵薄心意。以后它(棱镜罗盘)会一直是我的牵挂,是我努力学习争取考入清华的动力!”——刘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