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推介 |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追溯清华理科与工科的早期发展历程

新闻报道 科博丛书Comments Off on 图书推介 |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追溯清华理科与工科的早期发展历程4,027Read

伟大之大学必有伟大之博物馆,而伟大之博物馆不仅是收藏和展览的机构,更是研究的中心。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是中国大学第一座综合类收藏型科学博物馆,自筹建之初,就将研究与收藏和展览并重。这不仅是由清华科博的运营机制决定的——清华科博与清华科学史系连体运营,科研与展览相互关联、相互支持,更是由科博未来的发展决定的:依据科博的工作展望,科学博物馆建成后将主要由西方科技史、中国科技史和清华理工科发展史三大展区组成,而各展区之筹划与建设必以文献及研究为基础。

有鉴于此,2021年4月,借清华校庆和科学博物馆馆庆之机,科学博物馆推出“清华科学博物馆学术丛书”,旨在从学术研究出发为清华科学博物馆的建设打下坚实基础,同时从理论中探索中国科学博物馆的发展道路。本套丛书由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馆长、清华大学科学史系主任吴国盛教授主编,囊括由清华教师和研究者编写的与清华科学博物馆建设以及科学博物馆学相关的研究,将涵盖四部分内容:科学博物馆研究著作、科学仪器史著作、清华理工学科史著作、清华科学博物馆藏品与展览研究著作。今年推出丛书的第一册《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以时间为纲梳理清华大学理学和工学及其相关学科从1911年至1951年的发展历程。


图书推介 |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追溯清华理科与工科的早期发展历程-Picture1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 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计划分上下两卷,以编年体例梳理理学和工学学科在清华的发展史,本卷为上卷,年代始于1911年,止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院系调整前的1951年。在这期间,清华大学之理工学科发展与大学的整体发展相对应。1911年至1928年是清华学堂和清华学校时期,是为理工学科发展的准备时期。这一时期的课程设置、校舍兴建、设备购入和人员聘请都为之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关键之年是1925年。在这一年,清华学校正式决定改建为大学,并开始筹建大学部和研究院。随着计划的推进和落实,理工学科在清华进入了一个新阶段——1926年之后,各理工学系(物理、算学、生物、化学、农学和工程)相继建立,至1928年,清华大学正式成立之时,已初具规模。

图书推介 |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追溯清华理科与工科的早期发展历程-Picture2

1925年清华科学馆物理实验室

 

清华大学正式成立之后,理工学科之教学和科研都焕发生机。1928年至1937年是为第二个阶段。十年之间,理学各科得到充分发展:一代学人相继执教清华,如物理学系的叶企孙、算学系的熊庆来、生物学系的陈桢、化学系的高崇熙等均是影响清华发展和中国近代科学的宗师;各系馆拔地而起,此时期落成的化学馆、生物馆和气象台等建筑至今仍是清华教学和科研的场所;研究设备日趋充盈,物理学、心理学等学系的实验仪器已开始与国际接轨;学术成果崭露头角,清华教师的研究不但著称于国内,甚至发表于《自然》等重要的国际刊物;而清华的出版物如《清华学报》《清华理科报告》等更是引领国内学界。

此外,随着各科研究所(后改称研究部)开设,现代科学研究和面对科研的现代研究生教育终于正式在清华扎根。另一方面,虽然如今的清华大学以工科著称于世,在这十年间,工科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几经兴废更迭,一度附属于理学,直到进入三十年代后发展之路才逐渐明朗。在一代名师(顾毓琇、庄前鼎等)的带领下,清华工科在土木工程、卫生工程、航空工程等领域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方面都有了长足进步,终于与理科发展呈并驾齐驱之势。

图书推介 |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追溯清华理科与工科的早期发展历程-Picture3

1934年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材料试验室

1944年清华航空研究所研究人员在做实验 (李约瑟摄,剑桥大学图书馆藏)

 

  七七事变之后,清华南迁,与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组成联合大学,辗转长沙和昆明等地,秉持“刚毅坚卓”之精神,弦歌不辍,理工学科的教学与科研也星火不灭,是我国近代高等教育和科学发展之大幸。1938至1951年是为第三时期。在此时期,除了三校并校之后联大的科研和教学之外,清华大学尚保留了研究所,为独立之科研机构。在艰苦绝境之中,无论是联大各院系还是清华的研究所都在教学和科研之中取得卓越的成绩。比如,由吴有训和余瑞璜主持的清华大学金属学研究所在X射线晶体学和金属物理学等领域取得世界领先的成就抗战结束后,清华大学复员北平,在战乱荼毒之后,百废待兴。清华大学的理学和工程学科在战时的基础上迅速恢复,并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如农学院和建筑工程学系相继成立。直至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改变了清华大学之发展路径,清华由一所文、理、工并重的综合大学转变为工科大学。
  回首清华理工学科之发展,众多学人和学子在诸多科学领域中教书育人与学术研究并重,不但成绩粲然,更在对科技的追求中展现了与民族同沉浮、与世界共先进的决心和精神。但遗憾的是,尽管有诸多关于近代教育史、清华校史的著作出版,仍未见有一本著作全面而整体地梳理清华理工学科之发展历程。在通志、通史与专门系(院)史之间,仍缺失一册可供全面、整体把握清华理工学科发展之历史的图书,这既是历史编纂的要求,更是新时期了解科学发展史和清华发展史的必然。今天,《清华理工学科年谱》的上卷已经出版,下卷也将于不久之后与读者见面。希望这套书能填补当下清华校史编纂的空白,也能与1990年代清华大学校史馆出版的《清华人文学科年谱》合璧并举,共同追溯清华文、理、工相映生辉的历史征程。 

作者介绍

图书推介 |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追溯清华理科与工科的早期发展历程-Picture4

马玺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主要编纂人,现任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助理教授,曾任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博士后研究员(2018-2021),主要研究方向为18世纪以来中国和西方地学史以及近代中西科技交流史。

 

延展阅读

图书推介 |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追溯清华理科与工科的早期发展历程-Picture5

购买链接

 

编  辑|杜明禹

图书推介 | 《清华理工学科年谱(1911-1951》:追溯清华理科与工科的早期发展历程-Picture6

捐赠链接
微信扫一扫
weinxin
我的微信
科博馆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weinxin
我的公众号
 
新闻报道

方鹏、刘振敏、方浩然、方言一家资助我馆购买科学藏品

2024年6月20日,清尚集团副总经理方鹏及其家人刘振敏、方浩然、方言,资助我馆购买四件科学藏品,分别为一件1825年左右英国制造的表盘式弹簧秤、一件1890年左右制造的液压机演示模型、一件1765年左右制造的杆秤、一件1830年左右英国制造的多隆德谷物秤。 其中,液压机演示模型在珍品柜第九季“科学模型中的世界”展览中展出。   (收藏部供稿)
新闻报道

科博美育工作坊 No.5 回顾丨摒弃干扰与喧嚣,在艺术中体会爱与成长

2024年6月22日,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联合X博物馆共同举办了别开生面的科博美育活动“流光片羽:蝴蝶艺术与创意”。一经推出,受到广泛关注。来自12组家庭的大朋友、小朋友三十余人相聚科博,听艺术家分享蝴蝶为主题的艺术构想与创作,亲自体验蝴蝶创意拼贴画的制作过程,场面十分热烈。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馆员王玥涵主持该活动。    
新闻报道

水木映月,馆校结合——十一学校月光社赴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交流纪实

2024年5月19日下午,十一学校月光科学讨论社再次踏进清华校园,参观了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分别观摩了“海外奇器——晚清士人眼中的西方科技世界”和“百年器象——清华大学科学仪器历史展”二展。随后与清华大学THU科学史学社及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进行了关于《科学革命的结构》的研讨交流活动。 迎接惠风和畅,天明日朗的五月,十一月光社的同学们在畅游了诺大的清华校园后抵达久别的科学博物馆。 各位社员在科博讲解员嵇何、贺懿斐的带领下参观了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主办展览“海外奇器——晚清士人眼中的西方科技世界”,重见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科学与技术的兴盛极大改变思考维度与生活方式的西方科技世界;亦参观了 “百年器象——清华大学科学仪器历史展”,完整再现清华科学仪器的演历史。月光社的老新同学们皆生发出全新的思考与见解。 清华大学科学博物馆主办的“海外奇器”展览,挑选了最特别的中国晚清时期,呈现西方科学技术发展所诞生的仪器设备,再现科技荣光与人类无尽的智慧。同时,科学博物馆保留了优秀且具有广大影响力的“百年器象”展览,使同学们重见清华理工科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发展与进步,感受科学发展的魅力与仪器设备的精巧。 月光社的同学们在展厅门口拍完合照后进入“海外奇器”第一单元展厅,映入眼帘的便是各种各样的模型,有局部零件,亦有轮船、蒸汽火车缩版。通过讲解员的介绍,大家了解了交通工具工作的部分原理,比对如今的轮船、火车也已大不同。从西方传来的交通工具载着晚清士人的好奇之心回到充满魔力的西方世界,又用科技撼动了其期待,更多的带给他们震撼,士人们的惊叹从其古诗、随记中便可清晰感知。 在充斥着工业化的西方世界中,不仅铁路桥梁、公共交通日新月异,大不同以往,摄影术的发明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一种新的娱乐方式,也在另一方面记录保存了当时自然人文风光与人物场景等。通过屏幕视频复原,大家切实感受到了晚上灯火阑珊时的歌舞升平。从原理精妙简单的大真视镜,到丰富多样的幻灯片图片,都是社会技术发展的影子。对于第一次照相或观摩照相的晚清旅人,不像如今的我们,不免感到十分的新奇。 随着19世纪电气时代的到来,留声机、电话、打字机已然不再是幻想。月光社的同学们竞相拿起听筒欣赏古老的、模糊的留声机播放的歌曲。各式各样的电话也纷繁呈现,不同版式的电话体现当时人们多样的审美趣味。晚清士人们出国体验这些的云云经历也在渐渐催生国人对于科技的思考。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博物热”的浪潮使显微镜与望远镜俨然成为了热门且新奇的仪器。大家在第二展厅见到了外形、原理都各具特色的显微镜与望远镜,有单双筒等等一系列。从列文虎克对更小更细致的追求起,一代代改造更迭,琳琅满目的显微镜展现着时代的光辉。有好奇心的驱使,才有不断的精进。与此同时大家也参观了不同种类的标本,一个个神奇的标本摆在眼前,等待着人们打开微观世界的大门。 从博物致知到格致之学,科学在不断的发现与探索中迸发出了文化的生机,演示实验成为了新奇的、人们竞相观看的景观。月光社的同学们依次参观了演示真空泵、静电起电器等等实验装置,想象着科学家展示实验时的情态。我们也特别地见到了《大英百科全书》这样闻名于世的百科书籍,科学普及被一字字记录在其中,不断地增本也历历见证着科学的发展。 时隔一年,再次走进百年器象展厅,清华大学近百年来的钻研与奋斗历历在目。条件是创造出来的,从买进、长途运输到改造、自创,无数老师、学子在求真求便之路上挥洒着汗水与岁月,献上巧思与智慧。从老前辈的一张平凡的桌子,到学生们基于好奇而研究的奇特半轮自行车,尽管已然是不同的时代,都可窥见清华学子相同且浓烈的赤子之心与无尽的好奇心。 参观完展览,月光社的同学们脑中仍萦绕着对于西方科技、清华科技史的思考。大家饱含着对于《科学革命的结构》的见解,与清华学生科学史学社以及胡翌霖副老师在会议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随后也邀请胡教授作为颁奖嘉宾为在《科学革命的结构》经典品读活动中表现优异的同学们进行颁奖。 月光科学讨论社阅读《科学革命的结构》作为与学校图书馆联合的经典品读活动,特别对于在阅读中独立思考、积极参与讨论、观点深刻且具有启发性的同学们进行颁奖(部分同学由于个人时间安排冲突无法到场领奖,已在后续月光社活动中颁发奖状与奖品)。颁奖活动由王宇婧同学、杨博翔同学主持,邀请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副教授胡翌霖老师担任颁奖嘉宾。 再次赴清华大学交流,本次活动后,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对科学革命的结构以至科学史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亦辩证地思考库恩先生的观点与其哲学观念,通过本书的阅读与此次交流,加深了大家对科学史背后伟大的科学精神敬仰之情。让我们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继续探索历史,再次向好奇心致敬!   文字:蒋梓熙 韩家畅 王昕晨 杨博翔 改写:范爱红
新闻报道

邓杰校友向我馆捐赠地质罗盘仪

2024年6月9日,清华大学电子系1978级校友邓杰,向我馆捐赠了一件其母亲郭舜玲女士所使用的地质罗盘仪。郭舜玲女士1957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石油地质勘探与开发专业,此次捐赠的罗盘是她在学习和工作中使用的重要工具。 与此同时,郭舜玲女士还与我们分享了关于这件罗盘的珍贵回忆,反映了20世纪50年代地质勘探工作者的艰辛与奉献。以下为郭舜玲女士的分享: 我1957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石油地质勘探与开发专业。 罗盘在地质勘探过程中起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1、提供所在的地理方位;2、测量所勘探的地层三要素,即岩层的走向、倾向及倾角,从而确定岩体构造的价值。所以,勘探队员,每人必备。 这里有一个故事与大家分享: 1956年我们在柴达木野外地质工作,因工作需要必须联网式将一地块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勘探工作,所以我们采取晨起在A点,而白天边工作边往B点新搬的“家”进发。小分队配有后勤组,负责将我们的行李和吃喝给养搬至“新家”B点。 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后勤搬错了方向,搬至反方向啦!当我们收工到达B点,见到的仍然是一片戈壁,没有帐篷和炊烟,大家都认为就在附近,于是以B点为圆心,放射状分散去找我们的新家,当然是一无所获。天快黑了,一个个垂头丧气回到原点。 众所周知,柴达木3000多米的海拔高原,氧气稀薄,只站着呼吸都费劲,何况爬坡过坎、在戈壁滩上工作了一整天的小分队员了,平时为轻装工作,吃过早餐后只带水和几块糖,或少量干粮。到收工时已水尽粮绝了,再加上去找“新家”的雪上加霜,消耗体力,已精疲力竭了。柴达木入夜奇冷,日夜温差很大,入夜冷风袭来,加之肚子空空,冻得发抖。 还好,我有二根火柴,又去找“柴”。因为戈壁很难长草和树,但为不被冻死,大家拼尽全力,总算找回少许草和老树根,火烧后前半身总算有暖了,背后仍很冷。渐渐大家都躺下了,我的同学王素民她摘下手表给我,让我必要时交给她的男友做纪念。第二天醒来,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也无法说话了,大家都奄奄一息啦! 幸好后勤组的一个本地小工友。找到我们时,有人想喊也喊不出声,抬臂也抬不起来。他及时喂我们喝水,我们得救啦! 值得吸取的教训是:后勤组也必带罗盘!找准方位! 这件地质罗盘仪的捐赠,不仅丰富了我馆的馆藏,也为我们了解和研究20世纪50年代的地质勘探工作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